男M穿着婚纱,跟我结婚了

01新郎和新娘都穿婚纱的婚礼

是一场盛大的户外派对。一群人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尽情狂欢,住帐篷,现场有艺术装置、音乐、表演,还有对特立独行的绝对包容和遗世独立的先锋自由。今年的Uni-solo,在距离上海不远的浙江安吉举办。已然进入江南的雨季,在湿漉漉的树林里,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将这个自发节日的自由精神推向了高潮——一对新人双双穿着洁白的婚纱,在一众好友的欢呼声中喜结连理。不同的是,那个长发温婉的男孩子,才是今天的“新娘”。

而“新郎”是短发女孩“电工”,她是一名硬核的电气工程师,也是一名女S。

Uni-solo需要参与者自带帐篷。电工搜索购物的时候,淘宝自动推荐了好看的野外装饰帐篷。她灵机一动,既然她和她的男M萌萌今年就要结婚,何不做个装置既满足萌萌穿婚纱的愿望,也能在朋友的祝福下完成婚礼仪式。

电工采购了无数彩灯、风车,手绘“灵魂布置平面图”。来帮忙的朋友都心领神会,一看就懂,只有神经粗线条的萌萌一脸懵逼、不知所云:”

这是啥呀?爸爸想做什么装置来炸场呀?”

实际筹备的时候,电工才知操办婚礼之累,大费周章。家住安吉帮忙代收帐篷的女孩家里的院落遭洪水内涝,婚礼前一天临时出差无法交接婚礼设备;会花艺的朋友帮忙插花布置直至半夜,电工手动给三百个气球打结,手指磨到发痛。而萌萌在一边“一惊一乍”地帮倒忙,撒娇地大喊“啊啊啊啊,它炸了,吓死我了,把气球拿远一点嘛~”

直到婚礼开始前十分钟,一天没吃饭的电工穿着婚纱,见缝插针地弯着腰扒拉手里的盒饭,等待还在化妆的萌萌。音乐一响,电工扔下手里啃了一半的盒饭,小跑上台。他们请到了圈内知名的好友做司仪,本以为会得到一段让人面红耳赤的羞耻祝福,但是氛围意外的庄重正经。

在好友的欢呼声中,电工和萌萌挽着手进“洞房”——一顶帐篷。昨夜的大雨留下的篷内积水让电工和萌萌的婚纱就此报废,没有多余换洗衣服的电工光穿一件宽松的T恤和底裤就参加了After Party。

电工说起婚礼的整个过程,为了在户外场合不留痕迹,结束后怎么搭的装置还得忙着拆,已经“累到麻木”。但是收获朋友的祝福和无数柠檬羡慕,一切又是那么浪漫幸福。

比自己还“女人味”的男M
电工是通过圈内熟人的介绍,看到了萌萌的照片。他一头及臀的柔顺长发看起来漂亮又可爱。直到见了真人,电工才大呼“照骗”——萌萌本人更像一个疏于护理的“糙汉”,穿着搭配十分落拓,神似“ 窃格瓦拉”。电工和萌萌开启了尴尬而不失愉快的晚饭之后,萌萌的可爱就凌驾于一切颜控标准之上了。

电工是那种开窍晚,常年一头短发的女孩。在一脸胡茬及迷之配色混搭的装扮和十分艳羡柔顺及腰的长发中,还是后者战胜了电工的心,分别时自然又期待的抚摸上柔软长发,内心感慨果然很舒服的同时又调皮的揉了揉脑袋。而萌萌的内心更是电流涌动心情激荡,被摸头杀了!好温柔!好想蹭蹭手心啊!好爽!

萌萌当天就跟那种懵懂的小女生一样,跟电工回了家。当然,没有发生任何香艳的情节,电工是请萌萌到家里给他修眉、打扮、换好看裙子,然后畅聊到半夜的,然后盖被被,睡觉觉。两个人的相遇,彼此很对胃口。

萌萌是程序员,除了工作时间之外,嗲得像个小公主。就算是逛街、在外面,萌萌的脑袋都会粘到电工肩上,肆无忌惮地叫“爸比~~~”。

萌萌的粘人,是“物理攻击”,时常挂在电工身上就摘不下来了。萌萌爱出汗,正逢电工全身过敏奇痒难耐,萌萌仍然像个牛皮糖一样粘上来,电工只能无奈地低吼:莫挨老子。

萌萌就像个小孩子,呆萌可爱的同时,也是个十足的生活白痴——下厨会招来119,晾衣服不知道把拧巴的部分抖伸展。但是正如小孩子虽然憨憨,但天生是一个能量满满的小太阳一样,萌萌特别包容、阳光,每天都超级高兴,无脑high的热情能驱散一切不开心。

膝盖受伤后疏于锻炼的电工肚子上多了三层肉肉,萌萌就故意捏起来,很滑稽地配音:我要吃苹果!

电工说,萌萌那种无脑High和撒娇发嗲,等你和他聊聊天就知道了。果然,电话那头的萌萌声音软软糯糯似二次元软妹,透出一种不谙世事所以不设城府的天真。电工的年龄比萌萌小两岁,但萌萌还是姐姐姐姐地喊,因为电工在工作和生活上信手拈来的成熟感,让萌萌新心生崇拜和依赖。

03 缩水的SM和盛放的婚姻生活
萌萌和电工甚至略去了谁向谁表白的步骤,就在一起了。下班时分,萌萌和电工都各自埋头做手工,萌萌在制作手工钢笔,电工在缝纫笔袋,晚上十一点准时睡觉,生活单纯到心无旁骛。

萌萌就是那种憨憨和天使的综合体,别看很软萌可爱,事实上和任何理工直男一样,不解风情。

电工在520那天定制了一根表白蜡烛:在燃烧加热后,烛身会变得透明,内置的字就会浮现出来。电工专门写了三行告白爱意的代码:

try{living();}

Catch(Exception e){faceTogether();}

Finally{ours.love++;}

但是因为不是萌萌常用的程序语言,萌萌看不懂,像个铁憨憨一样直挠头。

搬进新房以后,电工专门在天花板上打了吊点。谁知,婚姻生活开始之后,这个吊点一共只用过三次。

曾经有空就要操练起来的调教,见面就要找的刺激,在两个人生活中的比重从90%暴跌至5%。

“都是因为两个人整天黏在一起,都变懒了不想做呗。一想到每次弄完都要给家里打扫卫生我就劝退了。他喜欢玩的“木乃伊”、打石膏、灌X,那些操作都是麻烦得让我累如老黄牛。”

电工无奈又宠溺地说:

萌萌以前才不这样呢,纯粹的抖M,超级温顺听话,还很耐X。

即便自己手黑,下手很重,萌萌都很乖,忍着不出声,大眼睛泪眼婆娑的委屈,可爱到让人怜惜。

现在,本来遇到家庭矛盾揍一顿就好了的。好家伙,还没碰到他呢,就嗷呜嗷呜地叫:“是~真的~好痛痛~啊~”,委屈巴巴又娇滴滴的小奶音让人下不去手,只能憋回去。

电工觉得,自己虽然是个女S,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服务者。

“取悦”萌萌时,看到他如孩子般绽放的天真的满足,虽然又好气又好笑,但彼此的开心浓浓地荡漾着。

萌萌最喜欢玩的项目叫“木乃伊”——先用保鲜膜包好头发做保护,然后用电工胶带一圈一圈地把萌萌的身体缠绕起来,给人以包裹感和安全感(危险,请勿模仿)

这种项目有剥夺感官、紧缚身体和胶衣质感的三重趣味。婚礼结束的After Party上,萌萌在一众朋友簇拥和帮忙之下,花了足足四十分钟,又一次给萌萌玩他最喜欢的项目。萌萌对电工有绝对的信任,喜欢从头开始包裹,但是被裹住眼睛以后,萌萌就失去了调整和平衡的能力,摇摇晃晃,电工怕萌萌摔倒,一边裹一边用吃奶的力气扶稳萌萌。

一天一夜准备婚礼的忙碌和辛勤的劳作之后,电工累得断气,萌萌却被裹着,舒服得睡着了,甚至幸福地打起了小呼噜。电工无奈又不爽,好气又好笑。

电工谈起:现在,我不忍心打,他玩不够,婚后的SM太不容易了。我本来恋臀的,他刚毕业时滑雪登山练就的翘臀,被我做的饭菜都喂成肥宅了。

萌萌说:“电工是我依赖的长辈,姐姐,是我的引领者,是我的爱人。被电工PLAY的时候,真的有被服务到,爽到。自己只用躺平就好,大脑可以彻底放松,在她给我的安全和温柔里。每次爽完之后,对爸比的崇拜感更强了呢!婚姻挺好,是一种羁绊,更是一种归宿。我不想离开她。”

04 不易却坚定的生活
萌萌的确和大部分男孩子,不太一样。萌萌从小就是个不开窍的小孩,觉得男性器官不好看,也不会DIY,对“那方面”基本一无所知。在高中到大学时期,萌萌存在一定的性别认知障碍: 自己既拥有篮球足球这些阳光的爱好,又有做女孩可以被疼爱的需求。

直到去台湾上学,那里包容、轻松的文化氛围让萌萌变得松弛了下来,甚至一度动过做变性手术的念头。不过现在,男性的身体和女性的渴望能和平共处,大大咧咧的处世风格里藏着半个女生的娇俏。好在工作在外企,包容度高,同事并不在意。性别这个问题,不太重要。

但是这个“不重要”的问题,在电工和萌萌的婚姻里,成了不小的挑战。萌萌的妈妈和奶奶非常喜欢电工,奶奶甚至蹲下身摸了摸电工的脚面,仿佛在确认这个儿媳是不是真的。

但是电工的妈妈保守传统,想要一个“端正老实”的女婿,不太能接受萌萌的先锋前卫。电工事先详细培训萌萌:岳母大人上门的时候要收敛、正经一点,但是萌萌有些“长不大”,不安人情世故的小糊涂难改,在家里还是嗲嗲地撒娇,吃饭吃到一半去盯一眼DOTA,满屋来回跑,让岳母大跌眼镜。

这场特立独行的婚礼,只是萌萌和电工这种看起来硬核前卫、小众奇特的婚姻生活的一个开始。

成熟稳重电工说:

本以为那场双双穿着婚纱的婚礼只是一个放飞自我的仪式。但回到上海后,一切都有了崭新的责任。从前,我们可以活的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但是在一起后,情绪、把彼此的工作和生活状态、经济收入和未来的职业发展,甚至是上海的去留方方面面都要把他考虑进去。

长不大的萌萌用他标志性又嗲又乐天的奶音说:

现在我们住在一起,真的有了“回家”的感觉,有家的私密、归属感和责任心。我嘛,在家里一定会赚钱的!我还会洗碗!肯定洗得很干净!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