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M的探索(下)

“我意识到,这些想法我原来就有,只是一直被压抑着。

只是把那些想法当做心理某些肮脏又黑暗的东西丢弃,可是其实好像这些东西才是真正的我。我想要被操纵,被放在某个地方,或者被当成宠物,喜欢被锁在房间里,成为另一个人的附属品,或者被QJ,被WR。在我的性幻想里,我流泪恳求可是那个人不会停手,我想要被占有,被品尝,我想要供奉一个主人,这才是我想要的。”

现在的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也是我的S。能找到一个S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毕竟M多S少嘛,我觉得我能碰到这么一个已经是天大的好运气了~我们日常相处和普通情侣没有两样,但是一旦开始调教,他便化身为我的操控者。我喜欢心理操纵,他就用语言和行为控制我的情绪,我喜欢被当成宠物,他就给我带上项圈。

我的不安全感和情绪波动因为他渐渐恢复正常。我觉得,外界将虐恋行为污名化,将调教和暴力等同,将虐恋者当做精神变态。事实上我们清晰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调教行为虽然有鞭打和侮辱,但是那都是由M允许的,甚至是M所期待的。我们不是变态,我们的精神状况非常好。

在追求愉悦的过程中,我和别人并没有两样,只是有的人喜欢某种姿势,有的人喜欢听娇喘,有的人,比如我,喜欢虐恋行为。

希望我的故事可以让更多人了解 S M,或者有 S M 倾向的知道自己的喜好,并且不要对自己的爱好怀有愧疚,我们都是普通人类,不过是爱好不同而已。

分析与解读

起底BDSM亚文化:

我们的快感来源是身体的舒爽也是权利的交换

BDSM快感的产生,离不开疼痛、暴力与xing欲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与相互影响。而无论是疼痛、暴力、还是xing欲,都与一系列激素等化学物质在人体内的信息传达和效应作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曾有研究显示:人们在观看BDSM有关画面、聆听含有BDSM内容的声像甚至单纯的想象BDSM的经历,都会引起交感神经兴奋并产生相关的生理反应。

β-内啡肽是人类机体天然的“镇痛剂”,跟吗啡、鸦片剂一样能够产生欣快感,也是一种与高潮快感产生相关的激素。疼痛可以刺激内啡肽的分泌,产生类似于高潮、吃辣和运动类似的成瘾性快感。自残行为的成瘾也可以用这种内啡肽的释放解释。因此,有学说认为受虐倾向与自残行为有着相似的作用机制。

笔者第一次在USC的教室接受“鞭打”的体验时,我安全信任地沉浸在这种身体的感受里,清晰的感觉到背部的轻微刺痛,像被一排细细的针扎,有马上离开,痛感消失,鞭子撩拨你的身体,你会找寻并期待那种痛感的到来。当我们老师“鞭打”一段后,把她温热的手放在我皮肤表面,我心中立刻升腾出“喜悦”的感受。—–而我想这一切都是有物资基础的。当老师问我,你还要吗?我大声说:来,再重一点。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由BDSM暴力因素引起的情绪与压力变化,可引起脑内许多化学物质的变化。许多大脑中的化学物质,如多巴胺、催产素和促肾上腺素,非常容易受到情绪变化和压力影响。作为人体最高司令部的大脑,负责着身体、视觉和嗅觉系统传输信息的分析以及相关信息的整合,产生相应的感觉和情绪,并通过相关神经活性物质调节身心状态。多巴胺能激活大脑中的“奖赏回路”,使人能够体验到幸福愉快的感觉,而催产素能让人感觉更安全,更激情。

研究表明,BDSM行为可以短暂的影响性激素睾丸酮的水平,具体表现为施虐者体内的睾丸酮水平上升,受虐者体内的睾丸酮水平下降。睾丸酮作为一种重要的性激素,对于男性和女性的性欲皆有影响。实验证明,睾丸酮有促进男性生殖器官发育、维持男性第二性征和性欲的作用。对于女性,睾丸酮的主要作用是与雌激素共同激发性欲,而睾丸酮的缺失会导致性交快感减少、性欲降低、阴道润滑减少等症状。

也有各种研究显示,BDSM行为导致的各种身体上的变化,有着引起相关心理状态改变的作用。

BDSM的心理快感

权利交换,控制与失控

在BDSM当中施予疼痛和屈辱一方的快感似乎更容易被理解。

施予方在BDSM中拥有的“权力”非日常生活可比,控制对方的身体,支配对方的精神,要求对方为自己服务并满足自己的欲望,施予疼痛和屈辱并得到对方的屈服,如此种种,几乎满足人们对权力的所有想象。虽然这是施予方获得快感的一部分,但施予方需要在过程中小心注意接受方的反应,以此判断并调整活动的进度,这显然不是一个为所欲为的权力者。实际上,我们往往将施予方定位为付出服务的一方,施予方将接受方的需求作为活动的目的,实际上抱有一种取悦的心态,即使在施予和支配中获得快感,更重要的也不是施予痛苦,而是在施予痛苦的背后施予欢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接受方在自己的支配下(服务和付出中)获得身体和精神上的满足,便是快感的来源。
接受屈辱也能获得快感,对于没有这种倾向的人来说要更难理解一点。我们仍然要强调,BDSM是始终处在控制之下的,在操作上掌控进度的是施予方,但在实际上决定活动程度的却是接受方。因此,接受方在BDSM当中并不会遭遇真正的无助,相反,他们在进入BDSM的时候就选择了对施予方交出极大的信任,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对施予方有着强烈的依赖和归属感,也知道自己实际上是安全的。

“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

我想去找很多人陌生人做ai

然后再打电话全都告诉你

如果你愤怒

你越愤怒

我才越感觉安稳”

接受方(M)将自己身体和精神的支配权交给施予方之后,也就卸下了自己身上的责任,反而得到了更多的自由。接受方可以在BDSM当中尽情体会自己的感受,宣泄自己的情绪,而这一切都会得到密切的关注,承受痛苦之后会得到温柔的抚慰。这或许违反直觉,但接受方可能在这个过程当中更加认可自己的价值。接受方有时候需要受到施予方的支配而遵循一些“命令”,但这通常也是明确直接的,不需要接受方为此消耗心力。有一些在现实生活中位高权重的人,在BDSM当中往往选择成为接受支配的一方,正是因为这种方式可以让他们释放现实中的压力,享受安全的放松。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很多BDSM 的社群中,负责调教的D/S都可以用收费的方式来提供专业的“虐待”服务,而在安全的范围内“被虐”绝对是一种享受,这种享受就是你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同时带着“冒险”的刺激,去释放自由,接受控制,我完全要放下自我,变成一只“狗奴”。你要知道现实的人生是多么疲惫,这也许比过山车还舒服。

BDSM调教女王

心理治疗的新技术新手段?

当笔者多次往返美国洛杉矶和旧金山参与关于BDSM 的教学和”实践”活动,我的感受是:至少我放弃偏见,全然的去投入到当下的活动中,我的身体放松的,有很多时候,我想抛弃自己,希望有人可以带领我,有时候我也期望,我完全支配和控制着另一个人。而我清晰的发现,这些感受或者性幻想,清晰的与我生活中”无力感”息息相关。

笔者在旧金山PANSEXUAL BDSM Party 的香槟

没有谁,活着是容易的,作为一个咨询师,我深知我们的痛苦从来没有少过,而心理咨询也只是提供辅助的帮助我们减少痛苦体验的一种手段。我们通常做的工作就是帮助来访者潜意识意识化,询问他们身体的感受,帮助他们理解和接纳自己的情绪,找寻他们自己的方向和意义。整个心理学主流的方法超过10多种,而据不忘全统计心理学的技术有300多种。近年来特别流行的正念,禅修、冥想就是在有东方文化背景下发展而来的应用心理学技术。
“冥想是一种身心补充的药物,把心、意、灵完全专注在原始之初之中,告别负面情绪,重新掌控生活,最终超脱物质欲念。根据这个定义,任何专注于心灵和放松自己心灵的东西都可以是冥想。”——彻底放松身体内外的压力,沉浸在当下的时刻。
虽然在心理治疗领域BDSM目前还没有形成自己完整的理论体系,但目前有一些证据证明,它有利于心理健康水平:

北伊利诺伊大学、主攻应激创伤治疗方向的Michael Aaron博士 2014年申请了一个课题叫做《BDSM人群与非自杀性自我伤害(NSSI)人群之间的行为差异研究》。他们招募了172位BDSM有效样本人群和129位NSSI有效样本人群,随着实验数据的收集,他们发现:NSSI组,自我伤害之前会经历压倒性的消极情绪,然后实施时感到缓解,之后又深感遗憾和羞愧。然而,BDSM对照组的结果表示,在自虐之前,他们感到兴奋和期待,在期间感到释压和快乐,并在之后获得更强烈的自我赋权和真实感。
与此同时,荷兰一位任教于堤堡大学(Tilburg University)的心理学家威斯梅吉(Dr Andreas Wismeijer)近日一份研究报告《BDSM Players Are Psychologically Healthy》指出,爱玩SM者,比不爱玩SM的人要来得健康,而且比较不会神经质。

该研究针对902位(51%男性,49%女性)玩SM游戏、以及434位(30%男性,70%女性)不玩SM游戏的人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自觉性、焦虑性、神经敏感性上,两组人群的数据旗鼓相当,几无差别;但在责任感、社交接纳度和整体幸福感上,BDSM组的得分要比普通组高出2.2%;在心理健康度上,玩SM的人比不玩SM的人要高。

研究人员分析,通常玩SM的人,其人格特质较外向,也较不神经质。此外,在SM游戏中选择当“主人”,代表本身心理较健康,有主见,不会轻易顺从别人。

但是报告也指出,在SM过程中位居“奴仆”者,其心理健康状况也不亚于正常性交者,甚至获得的分数还比较高。此外,报告也指出,爱玩“手铐SM”的人,其实是反映个人的心态平衡度较稳定

上文提到的Michael Aaron博士,在做完他的研究之后,开始尝试将BDSM辅助应用到应激心理创伤的治疗中去,并且在2016年成功治愈了一位女性患者。

而美国人Sandra LaMorgese, 是一位有名的Dominatrix(捆绑调教女王)。通过角色扮演,借助一些BDSM调教方式(束缚、捆绑、鞭打、悬吊、滴蜡等等)满足客户需求的现代职业。

55岁遭受人生低谷的她,重回学校研究性权利和性能量,从第一次接触Dominatrix到克服心理障碍从事这一职业亲身研究,再到后来对Dominatrix深入研究,将冥想以BDSM形式展现出来,“把心、意、灵完全专注在原始之初,告别负面情绪,重新掌控生活,最终超脱物质欲念”,完成调教者和臣服者两性能量的交流。

Sandra的采访最让我动容的是一个词:专业。这个词不亚于狠狠打了社会偏见一个巴掌。职业的专业程度直接影响客户的满意度,Sandra告诉我们,真正的Dominatrix和其他领域一样有严格的规则:明令禁止任何性行为,包括口交、足交、舔足等等形式。BDSM参与的双方必须包含信任、同情、爱、臣服和控制,完全是一种健康的心理调节方式,和按摩、健身没有什么不同。这一职业在纽约的收费标准是:200-500美元。

人们总是受网络色情误导,反感排斥“暴力”性行为这种表面禁止的事情,却常常私下偷偷臆想参与其中。Dominatrix发展伊始不得而知,从最初私密关系中手持小皮鞭的执行方,摸索出一套高级玩法,掌握了调教技巧,平衡了圈中S少数的状况,进而慢慢效仿进而形成规模,演化为一种职业,服务M们找到原始欲望的发泄口。

虽然Dominatrix一职现今也是比较地下的产业,不在圈中很难接触到资源。幸运的事,更多人能正视自己的欲望。你要知道,BDSM也许只是小众群体的爱好,受虐行为可是广泛存在。比如有人可以从激烈性爱的打屁屁,揭开结痂的伤口,甚至小到往背包里加重物提升安全感以获得受虐的快感。

言语总是苍白的,有些事情如同小马过河,走过路过才知道。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