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M的探索(上)

“它是贫乏的俗世生活中的奢侈品,是性感的极致,是人类性活动及生活方式的一个新创造,是少数最懂得享受生理与心理快感的人们的一个游戏,是人类的感官的极限体验。”

——李银河

一个女M的探索之路(上):

“大多数女性身上可以产生性唤起的部位于我而言和我的其它身体部位并无两样,无论是用手还是跳蛋之类的玩具,刺激我,我也根本不会有明显的快感。这些触碰更像是我在摸别人的身体,而似乎不是我的一部分。哪怕是我幻想着与一个拥有吴彦祖彭于晏那样阳光的帅气的脸蛋,和人鱼线八块腹肌的男人温柔的戏和激烈的啪啪,都不能让我感觉愉悦,而是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苦恼之中:“为什么我在“正常的”xing爱或者自wei的时候不仅没有快感,而且还会感觉到深深的孤独?”

我意识到,我得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有次看法国情色电影《白日美人》,女主塞维利娜的生活宛如牢笼,连快乐不快乐也不由她决定——一方面过着光鲜亮丽又养尊处优的的生活,一方面她常常沉浸在“被轮奸、被抽打、被谩骂、被羞辱”的性幻想之中,最终欲望驱使她偷偷跑到妓院卖淫。因她总是在每天下午两点到五点这段时间接客,被称之为“白日美人”。电影情节中真正打动了我的,是当女主流连于每个男人怀抱时的妩媚和自信,那是放飞自我、处处动情的可爱女人。多少午夜梦回躁动不安之时,我幻想我就是那个妖艳且眼波含情的妓女。

那一段时间我也经常去约pao,寻求不同的性伴侣带给我的快感,可是根本没有人能给我真正的快感,反而让我更加空虚——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在看了《洛丽塔》的小说以后,我发觉自己还有多多少少的恋父情结,但是至今我都还没有去尝试,我只是反思自己的感受,给自己做分析。”

分析与解读

BDSM 亚文化:一种病态偏见到一种性行为偏好到一种自我认同。

SM是施虐(Sadism)和受虐(Masochism)的合成词,由19世纪的德国精神病学家克拉夫特-埃宾提出。他还谈到了男性天生的根本性具有虐待倾向、女性有受虐倾向。克拉夫特的施虐这个词来源于18世纪的萨德(Marquis de Sade),他是《瑞斯丁娜,或喻美德的不幸》等书的作者。

历史上最著名和最有争议的十大禁片之首《索多玛120天》讲述了一群权贵绑架了一群少男少女进行包括精神和肉体虐待的故事。而这一故事就是根据萨德侯爵的小说《索多玛的一百二十天或放纵学校》改编而成。

受虐(Masochism)这个词则来源于19世纪《穿皮草的维纳斯》的作者利奥波德·范·萨克-马索克(Leopold von Sacher-Masoch);他讲述了一个贵族的男性自愿成为一个女性奴隶的故事,后来也别改编成立电影。

施虐与受虐(Sadomasochism,SM),用以描述从施加与接收疼痛的行为中获得性愉悦的病理性性行为。

中国社会学家潘光旦于1941年译注英国医生霭理士(Havelock Ellis)的经典著作《性心理学》时,将原书中的Algolagnia是一种将疼痛和性愉悦联系在一起的性行为术语,翻译为“虐恋” 。随后,中国的研究者们沿用了这一译法,虐恋也逐渐成为了中国大众所熟知的词汇。

虽然施虐和受虐这两个词虽然起源于19世纪,但它们所描述的现象却有着更加悠久的历史。卢梭在他1782年的《忏悔录》(Confessions)中写道:“跪在一个泼辣情妇面前,服从她的命令,乞求她原宥,对我来说就是极甜美的享受”。在和戈登小姐幽会时“她跟老师对待学生一样对待我,我却觉得这就是无上的幸福了”。据说,这种倾向源于童年时的被鞭打历程。

“奇怪的是,我发现在受罚的痛楚和耻辱之中还掺杂着另一种快感,使我不但不怎么害怕,反倒希望再尝几回她那纤手的责打……”他说:“冒险说了这么多之后,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而在整个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缠足”就是虐恋文化的一个代表。在宋朝主要集中在一些权贵家庭,但明清以后到了狂热的地步——要求:“纤直而不弓背”的三寸金莲,缠足文化对女性的身体和精神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控制和虐待。

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掀起了同志运动与女权主义运动浪潮伴随着这些性解放运动。SM与皮革爱好者们于90年代初期将:

绑缚与调教(Bondage & Discipline,B/D)

统治与屈从 (Dominance & Submission,D/S)

施虐与受虐(Sadism & Masochism,S/M)

这三组词汇组合成了一个首字母缩略词一 BDSM,来描述他们区别于病理性的施虐与受虐的行为,他们各有侧重:

B/D:绑缚与调教(Bondage & Discipline)

绑缚即使用绳索之类的工具限制人的活动自由,通常与调教活动密不可分;调教在这里面指的是对人的性技巧、耐受性、敏感性等进行的训练,目的通常是提高彼此的性愉悦,以及对性的投入程度。

D/S:支配与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

强调心理上的控制和依赖,支配者称为 Dom,臣服者称为Sub。D/S的过程包括支配者对臣服者的命令、奖惩甚至羞辱,以及臣服者对支配者的服从和依赖、崇拜。这个过程有可能完全不包括生理上的性接触。

S/M:施虐与受虐(Sadism & Masochism)

强调在生理上施予和接受疼痛和伤害,或者他们更注重感官体验比如滴蜡或者冰块挠痒等。施予方即S,接受方即M。

这三种形式并非截然分开,很多时候往往是二者甚至三者兼具,比如S/M的过程就经常会有B/D和D/S的部分。随后的实践者们又将恋物、同志皮革、制服角色扮演和其他一些不能归类的另类行为也纳人到了BDSM的范畴之中。

需要强调的是,施虐/受虐作为一种性行为偏好以前曾被视为一种精神障碍(施虐癖/受虐癖),但目前精神医学界的主流观点已经不再视其为病态(施虐症/受虐症),2001年,中华医学会出版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CCMD-3)中,将“性变态”改为“性心理障碍”,其中的类别也改为露阴症、窥阴症、摩擦症、性施虐症和性受虐症等。

从“癖”到“症”这个翻译的措辞的变化。在过去版本的《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DSM-IV)中,性受虐、性施虐、以及恋童都被称为一种“性兴趣”(Masochistic Interest,Sadomasochistic Interest,Pedophilic Sexual Interest)。

但在最新版本的《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中,性受虐、性施虐、以及恋童在一定情况下被称为了一种“性取向”(Masochistic Orientation,Sadomasochistic Orientation,Pedophilic

Sexual Orientation)。

分析与解读

BDSM 亚文化:一种病态偏见到一种性行为偏好到一种自我认同
而笔者理解的非一定条件下是指:这种性偏好导致了个体明显的主观精神痛苦、人际交往困难,或者这种性行为是在未经对方许可的情况下实施的。

BDSM活动必然基于双方自愿,过程中的行为也需要经过双方商讨和认可;看似受到伤害的一方在过程中其实得到了自己需要的特殊的满足,甚至在很多情况下,接受方才是依照自己的需求,控制着“伤害”程度的一方。

为了保证BDSM过程的“伤害”不会脱离双方的预期和控制,BDSM需要双方有足够的相互了解,并事先商定许多细致的约束。通常遵循SSC原则,即安全、理性和知情同意(Safe, Sane and Consensual);或者后来更倾向于用知情同意,沟通交流和关心(Consent, Communication and Care)来表达双方必须遵守的原则。也有人将类似的原则表达为“共知风险的两愿实践(Risk Aware Consensual Kink,缩写为RACK)”,更强调知情同意的重要性,并且承认所有活动事实上都有潜在的风险。

这一点我们能美剧《欲奴》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故事讲述了性生活不顺的女主斩断前直男癌男友,开始找寻新的快感。直至一步步沦为男主(其实没有男主)的猎物。“我和女主一样,被这个绅士而又深情的男主吸引,甘愿被诱惑踏入温柔的陷阱”。“道具室”一行之前,通过纸条支配就让女主初尝臣服快感,男主整个过程中一直都在询问女主的意愿,女主自己选择“YES or NO”,这是很重要的交流和关心原则。

更性感的是,男主在每深入一步都会征求女主意见,暂停动作询问是否继续,同样,女主的每一个选择都是确保在理智状态下作出的,纯属自愿。

当然,手持皮鞭者(执行人)是制定游戏规则的人,那么臣服者/受虐者才是享有决定规则底线的一方。双方达成共识后,严格按规则进行。执行者一定要完全执行安全口令,比如缠绕膜行为中,女主惟一一次说出安全词,男主毫不犹豫进行解救松绑。如若不是男主开始隐瞒女主信息,违反第一条知情同意原则,这还是比较合适的行为模式,双方都从BDSM中得到了超出预期的快感,知道xing爱从来都不应该是独断的。
不管遵循哪一种表达,BDSM当中都会有一项非常重要的设置:安全词(Safe word)。
BDSM的情境或多或少会有一些角色扮演的成分,接受方可能会出于情境需要或心理需求,对“伤害”表示痛苦或者拒绝,这种表达是BDSM的一部分,并不表示受到了真正的伤害。但这就带来一种风险,当接受方感受到真正的威胁,或有其它意外发生的时候,表达“停止”的需求可能得不到足够的重视,为了规避这种风险,双方需要约定一个特殊的表达方式,以保证真正的需求能被接收到。
另一种情况是如果绑缚之类的过程限制了接受方的语言表达能力,双方也需要约定一个特殊的动作,使得接受方可以表达自己的需求。
双方约定的这个特殊表达(如:红色)就是安全词。安全词可以是一个一般不会在游戏的情景中使用的词语或句子,或者是一个特定动作,在任何情况下出现安全暗号,表达的都是真正的“拒绝、停下”的需求,施予和支配的一方需要立刻停止活动,排除危险,审视问题所在。这种特殊设置是BDSM安全的一大保障。
除此之外,BDSM还需要很多方面的安全意识,比如绑缚的时候需要谨慎小心的充分照料,避免血液循环受到影响;如果活动当中牵涉到体液,则需要采取适当的卫生防护措施;会造成创口的活动更需要严格消毒,避免感染,即使希望留下疤痕,也应该妥善照顾和治疗。
BDSM角色扮演结束之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过程,可以称为恢复。参与者回到普通的情境当中,讨论在BDSM活动中发生了什么,每个人的反应如何,在这个过程当中回归现实的身份和行为方式。
如果身临其境观摩过一场调教或者捆绑,那么你看到的现场充满暴力美学,而你感受大的现场流动着爱意、信任、关心、体贴,以及彼此关系的滋养。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